English
王拥军告诉你,从临床医生到临床科学家的关键几步

有人把医生依照能力水平分为三个层次:合格的临床医生、杰出的学科带头人和卓越的临床科学家,可见临床科学家应该是很多医生努力的终极目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王拥军教授及其团队连续六年是国际卒中领域顶级杂志《stroke》收录论文最多的单中心,他们的临床研究质量和数量均达到国际一流水准,得到国内外同行的高度认可。

近日,他领衔打造了临床科学家训练营,旨在培训临床医生获得更高的临床科研能力。对于临床科学家该是什么样子,如何成为临床科学家,他有很多独到的见解。


临床科学家什么样

临床医学科学家( Physician-Scientist)是指那些具有医学学位的人,他们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努力研究生物医学的未知领域。能够载入医学史册的医学大师同时都是医学科学家,他们引领了医学的发展。

为清晰描画临床科学家,王拥军教授举了两个例子。其一是今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大隅良典。尽管他不是最早发现细胞自噬现象的人,尽管在研究初期他发表文章的杂志并不起眼,但难得的是他长达26年的研究从没有“跑偏”,以至如今已经发现的40多个细胞自噬影响因素几乎全部出自于他。当众多影响因素拼凑在一起让人们隐约看清细胞自噬的过程后,肿瘤以及一些衰老相关疾病研究又扩展了一个全新的研究方向。

另一位是连续两年被时代周刊评为世界百名最有影响力人物的美国生物科学家John Craig Venter。他曾使用散弹定序法对人类基因组草图的完成做出重大贡献,也是通过合成基因技术成功制造生命的第一人,因此他被称为GOD2(2号上帝)。尽管研究历经挫折,研究成果也未能让他大富大贵,但他从没有停止疯狂的探索,随后又重整旗鼓建立新公司,尝试从遗物中提取著名画家莱昂纳多·达芬奇的遗传物质DNA,重塑达芬奇的面容,重建他的基因档案。两年前,他又计划通过建立在基因组背景上的医疗模式,将医疗运作朝着预防转变。

王拥军教授说,卓越的科学家是有共性的,这在临床科学家同样适用,如选定的研究方向以需要为导向;使用的手段缜密和先进;在探索的过程中执着和坚毅;对名利的诱惑淡然和平静;胸怀宽阔。

为什么要做临床科学家

为什么希望更多的临床医生成为临床科学家呢?王拥军教授说,因为国家需要、医疗进步需要、医院需要、医生自己也需要。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提出了“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由此可见创新将是中国的未来发展的原动力。

在世界五百强公司中有这样一条金科玉律:一流公司做标准,二流公司做品牌,三流公司做产品。以此类推,在医院和学科中可以划分为:一流医院(学科)创造理论和指南,二流医院(学科)创造医疗市场和品牌,三流医院(学科)创造一般医疗服务。因此,拥有高水平创新人才是一流医院必不可少的。

从临床医生的分层来看,不规范的临床医生往往医疗行为混乱,不遵循指南;规范的临床医生能够遵循指南,保证医疗质量;优秀临床医生在指南基础之上,能够对患者进行分层和个体化医疗;而卓越的临床医生则能够创造出新理论、新技术、新方法。所以,如果临床医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从优秀到卓越,拥有足够的创新能力,努力成为临床科学家就是正确的方向。


怎样成为临床科学家

临床科学家看似遥不可及,但其实他们的科研素质、科研能力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王拥军教授说,这个培养应该从青年医生阶段开始。

首先,青年医生应该有态度,即我要做,将临床科学家作为自己的努力目标。其次要有素质(我能做),有能力(我会做)。最后还要有恒心。

科学家的素质中,开阔的眼界很重要,它要求医生在纵向上了解本学科发展的历史、临床实践方式的变迁等,从而有可能推断未来的学科发展趋势。横向上则应理解医疗价值链,理解临床和研究的关系,理解病人预后的决定因素等。

临床科学家的基本能力涉及很多方面,如找到可行的令人信服的研究课题;写出研究方案;让研究方案获得伦理委员会批准;能收集数据,并分析数据;迅速发表研究文章;会写标书;能同时管理多个项目;指导下级;管理研究团队等。这些可以通过相关的培训课程系统学习,而后通过参与高质量的国际多中心研究得到锻炼。


临床科学家怎么做研究

和所有人一样,临床科学家做研究也是需要驱动力的。通常医生在进行临床研究方向的选择时,有兴趣驱动、经费驱动、方法驱动和问题驱动。

王拥军教授说,青年医生在研究的起步阶段,哪个驱动因素都是可行的,因为很多客观条件决定了青年医生能够施展的空间有限。不过,随着自己的不断成长,如果想要向临床科学家的方向迈进,最终还是要由问题驱动,即需求导向来决定自己的研究课题,因为只有这样,研究成果才不容易偏离实际,这样的研究也更具有价值,更容易让研究者坚定地一直走下去。

现有的医学研究可分为基础研究、转化研究、知识转化、临床研究和人群研究五大类。王拥军建议每位临床医生根据自己的兴趣、特长等,在五类研究中选择一类,而后再有针对性地培养锻炼自己。这五类研究中,知识转化研究目前在发达国家很受重视,而在中国仍比较少见,它是一类为了确保新的治疗和研究知识能用于病人和其他人群,并得到正确应用而进行的研究,通常需要研究团队精通临床流行病学、证据合成、沟通理论、公共政策、混合方法、定量研究。

王拥军教授最后说,在发达国家,围绕临床科学家,有各种培训班,也有不少相关书籍,有志于此的青年医生们,不妨找来学习参考。

(文/本报记者   郑颖璠


以上为《健康报》原创作品,如若转载须获得授权。


分享到:
九州电玩城官网|首页,bet36体育在线_官网,365bet_365bet官网 -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波音平台网站官网,bet356官网 - 欢迎您访问,官方金沙99娱乐场网站,bet36体育 - 在线备用网址,bet3365官网 - bet3365娱乐场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