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广渠路66号院百环大厦808室
邮编:100022
《当时停掉一粒药,现在要吃一把药---记一位脑梗患者的沉痛自述》
南昌市第二医院
指导医师:程富香 神经内科

       前些年,中央电视台曾经播过一位女专家,自始至终,都是滔滔不绝的讲什么“凡药三分毒”。这给我印象特深。不久,恰巧我得了房颤。每次发作,都非常难受,一连七八天都会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的。经过住院治疗,基本稳定了。可是,正当快要出院的时候,突然又发了。这时医师说,“本来不想给你胺碘酮吃的,现在看来不能不给了。”接着又说,胺碘酮的最大副作用就是会肺纤维化,吃上半年就必须胸部拍片。这使我感到十分害怕,“凡药三分毒”啊!不过,吃了胺碘酮,还真是安安稳稳、平平安安的。
       遵照医师意见,半年后拍片,肺部没事。但是药我也不吃了。再过半年,旧病又发,于是我又再吃胺碘酮,又是安安稳稳,平平安安的。拍胸片呢?仍然没事。但我又把药停掉了。如此反复着,后来有位内科大夫说,“你吃胺碘酮,那副作用很大啦,治房颤的药几十种,我来给你开!”这正合我意。虽然在家里也经过了一场剧烈的争论,我老伴坚决反对我停药 ,也不能换药。他大声说:“不要听这个医师的,听我的!你停了,到时候要吃更多的药!”我仍认为, “凡药三分毒啊!”他说,“三分毒,还有七分治呀!如果药都是这么毒,那么毒,天下还要这么多的医院、要这么多的医师干嘛!”又说,“你现在5天才吃一片,已经是维持量的维持量了,有什么可怕的!”我小女儿也说,“你也可以吃上五六个月,又停两个子月啰!”我就是听不进,还是停掉了。
       没多久,旧病又发作难受,折腾得马上又来求救胺碘酮。仍然第一个星期每天两片,第二个星期每天一片,接着就是每两天一片。这么多的胺碘酮下肚了,可是已经失灵了。原先5天才吃一片的,现在虽然加量,也不再管用了。房颤还是天天发。再加稳心颗粒,“稳”不了哪。又加倍他洛克,还是“顫”得厉害!
       由于胺碘酮的量大了,碘吸收得多了,因此又出现了一个新病种,就是甲状腺功能减退。又得终身服用左甲状腺素。而且,医师告诉我,胺碘酮不能再吃了。
       房颤仍然不断,又没有吃什么预防中风的药。两年后,出大事儿,终于脑梗了。脑梗了一次,复发的概率就增大了十几倍,光今年就复发了两次。于是反过来又得天天吃预防中风的药。第一次复发,出现癫痫抽搐,这又需要长期吃预防癫痫的药。第二次复发,出现幻觉,于是又得加上预防老年痴呆的药。
       你看,当时丢掉了那么一粒要命的药,现在需要吃上一把药!当时一粒药都怕“凡药三分毒”,现在整把的药呢,你还敢不吃吗?
       我真后悔,该吃的药我没吃。“凡药三分毒”,未病就先中毒,讳疾忌医!我现在把自己得病的过程说出来,就是希望人们接受我的教训!正确对待医药,珍惜自己的健康!


分享到:
bet356娱乐场官网 - 365bet娱乐场,365bet体育网站 -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28365365娱乐场|首页,365bet娱乐场官网app,38-365365体育 - 38-365365在线投注,bt365投注_bt365体育投注,伟德betvictor_官网,bet3365娱乐场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