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广渠路66号院百环大厦808室
邮编:100022
《一个脑梗死患者的自述》
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

指导医师:石秋艳 教授

        


       自我介绍一下,杨立国,男,53岁,北方人,平时饮食重盐重油,高血压20年,规律服用降压零号,血压控制不理想。得脑梗那年是2013年年底,发病是在凌晨2点多,主要感觉是头晕,走路偏向一边,当时测血压200/110mmHg,以为是高血压发作,休息一小时后,血压没降,症状无缓解,就近去了县医院,查颅脑CT无出血,按脑供血不足收住院,给输活血化瘀和扩血管药,血压没见下,走路还是不行,媳妇赶紧给儿子(儿子神经内科研究生在读)打了电话,儿子电话里就训我们一顿,怎么不早给他打电话,如果是脑梗,溶栓的4.5个小时都过去了,我们赶紧去了他所在的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急诊查了颅脑核磁,没见新发的脑梗死,但是颅内后循环血管不怎么样,儿子请了他导师石秋艳教授给我查了体,不能除外脑干的脑梗死,让我住院观察,我惦记着过年,就又回县医院继续治疗,到了晚上,睡眠增多,吃晚饭时候竟然喝水都呛,儿子有点着急了,仔细的给我查了一边体,右边脸无汗,瞳孔小,坐都坐不稳了,赶紧给他老师打电话去了,我这时候心里边已经乱了,这要是瘫床上可咋整啊,不会要命吧,我还没见到我小孙子呢,儿子打完电话回来说,你这是延髓什么综合征,脑干的事,说了好多,其实我都没集中精力听,脑子乱了。最终根据他老师的意见确定了治疗方案,这时已经晚上10点多了,我又吃抗血小板聚集的药,打了抗凝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第二天早起,儿子跟我正式的谈了一次我的病情,说我得了脑梗了,定位在脑干,延髓背外侧综合征,走路不稳,头晕,还有饮水呛咳都是因为它,主要原因就是多年未控制的高血压,颅内血管很差,不能确定是否还会再进展,说着说着有点哽咽,我就说死不了吧,儿子红着眼说死不了。就这样,我的症状在住院第七天后开始好转,半个月后出院了,其实这次住院对我触动很大,看着媳妇鬓上的白发,自己手上的老茧,我们已经不那么年轻了,累了半辈子,该歇歇了,以后要健康的活着,虽不能有多大的成就,但健康平安不就是最大的幸福么!如今距我得脑梗已经有一年半了,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清淡饮食,规律锻炼,坚持吃降压、抗血小板聚集和降脂药,定期复查,享受着儿孙绕膝的幸福。

 

 

 

 

                                              

分享到:
365体育app官方下载,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 攻略,365bet_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 365bet官网,bet36_bet36备用手机版,365体育app下载,mg电子网站_mg游戏官网网站,利来国际老牌博彩手机版 - 最给力的老牌博彩网站,365bet_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