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广渠路66号院百环大厦808室
邮编:100022
《医德高尚 医术精湛》
吉大一院

       我是长春市的一名女性患者,74岁了,朋友们都说我是一个乐观的多才多能的人。工作时是中学的语文教师,退休后我也生活的丰富多彩,我的绘画作品被很多老朋友要去装裱了挂在家中,我也期望能举办一次个人的画展。每天清晨和傍晚,我会去跳广场舞,我不仅领舞还做广场舞教练,我的生活平静而快乐。

       可是,有一天我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2014年11月9日,我感觉头部剧烈疼痛,右侧手抬不起来,腿也站立不稳,接着左眼失明,说不出话来,我吓坏了,被孩子紧急送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经急诊医生检查,初步诊断为“脑梗死”,住进了神经内科。第二天一早,来了一名叫于兰的年轻医生,说是我的主管医生,她给我进行了详细地检查、询问,热心的安慰我,舒缓了我的情绪。八点多一点儿,金涛教授来查房,听了于兰医生的口述,又详细检查一遍,开出了头部CT、头颈核磁共振、头颈彩超等检查项目,并嘱咐医护人员和家属,这个病人需要尽快进行检查,并要严加护理,又安慰我说“一定能治好你的病”。奇怪的是,经CT、核磁检查却没有发现足以造成我病症的原因。

       后来我又到神经内科的头颈超声室检查,邢英琦教授亲自为我做了头、颈超声,做了很长时间。我看到邢教授紧锁的眉头,头上都冒出了汗珠,还不停的安慰我。大约一个多小时后,邢教授终于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告诉我说,我右侧颈动脉有个夹层,我的脑梗死就是这个夹层造成的,但是由于夹层位置、形状原因,其他检查很难辨别出来。这个夹层堵塞了左眼的一根血管,造成左眼失明,又堵塞了到脑子里的一根血管,造成了我肢体无力。我的病症很危险,需要马上服用波利维和拜阿司匹林治疗。可是当血检结果出来后,发现我血糖偏高,我已经患有糖尿病许多年了,我的血小板几乎是正常人的四分之一,加上我患有萎缩性糜烂性胃炎、结肠炎、肠息肉,鉴于我的特殊情况,又请血液肿瘤科杨岩教授会诊,吃升血小板药物-达那唑,并开始口服波利维、拜阿司匹林,并制定出周密的治疗方案,挂上了吊瓶。因为怕夹层破裂,很快我又被转到神经血管外科准备做造影和夹层支架手术,罗琪教授是神经外科的权威专家,他和我的医生认真研究我的病情,和邢英琦教授多次沟通,制定了手术方案。我住院期间,医生和护士长、护士轮番查看,他们都称赞邢英琦教授的头颈超声是全国名列前茅的教授,确诊精确,最能发现别人难以发现的病因,她是挽救我生命的关键教授。

       经过医生们精心恰当的治疗,我终于血小板升高了,血糖下降了,可以做造影检查并决定是否要做颈部支架手术了。在准备做血管造影的时候,麻醉师是袁彤医生,他一边亲切的和我说话,打消我的顾虑,一边打麻药,当我苏醒过来时造影已经结束了,我似乎就是睡了一觉。罗教授和其他医生来到我病床前告诉我,经过这些天的治疗,我夹层的血管壁恢复的很好,血流还比较通畅,他们的原则是能不做支架就尽量不做,用一段药会恢复的很好的。我听从医生的嘱咐,认真吃药,饮食一少盐、少糖、少辛辣,多吃有营养的,我的感觉越来越好。3个月后邢英琦教授再次给我进行头颈超声复查,颈动脉夹层部分已经打开70%,6个月后,邢教授告诉我,我的血管完全恢复正常了,但仍要继续服药一段时间。我乐得都要跳起来,我又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我真心佩服吉大一院的高尚医德和精湛的医术,挽救了多少像我这样挣扎在死亡线上的病人,难怪吉大一院不管扩大到多大规模,各地慕名投医的病人都多的住不上院!最高兴的是我的右手又能拿起笔来画画了,我的腿又可以跳广场舞了,我的老朋友们再见到我时,都不相信我是一个患过这么重疾病的74岁老人呢!

 

 

分享到:
bbin平台_bbin平台官网 - 如此简单,365bet体育网站 - 365bet体育在线投注,bet3365官网 - bet3365娱乐场手机版,银河娱乐网站_网址,bet36体育在线,365体育网投 ,波音平台网站官网,dafa888 - dafa888手机版_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