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广渠路66号院百环大厦808室
邮编:100022
《一个脑卒中患者的苦难历程》
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

       不知道昏睡了多长时间,我终于醒来过来,睁开双眼,浮现在眼前的是一张张焦虑的面孔、一双双期盼的眼睛,萦绕在耳边的是一阵阵带有几分欣喜、几分悲凉的感叹:“醒来!终于醒了!”。我头脑一团迷糊,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习惯地对大家微微一笑,然后就重新闭上了眼睛,昏昏地睡去。

       我再次醒来时头脑清醒多了,看到挂在床头上的吊瓶和插在鼻孔里的胃管,立刻意识到自己生病了,住在医院里,且病得不轻。我亟不可待要询问病情,但一开口就发现舌头,嘴唇不听使唤,只能发出依依呀呀的声音,我急了,想坐起来询问究竟,竟发现右肢完全不能动了。“天哪!我中风了,偏瘫了,失语了!”我禁不住失声痛哭,泪水纵横,围在床边的亲人一边替我擦着眼泪,一边不停地重复着同一句安慰我的话:“别哭了,会好的”,语气中同样带着哭声。我根本不理睬他们的劝慰,脑袋里充满了悲哀和绝望,我埋怨他们为什么要把我救活?与其让我从此躺在病榻上痛苦地渡过余生,不如让我毫无痛苦平静地结束一生,我越想越伤心,越哭越厉害,直到嗓子哑了,精疲力竭了,才又悄然睡去。

       自那以后,无论醒着还是梦里,我反倒一次也没哭过,因为我已经万念俱灰,一切都任凭命运去摆布吧。

       往后的日子里,几乎每天都有人来看望我,有亲戚、朋友、领导、同事,他们一进病房都是同一套做法,先对我问候一声,寒暄几句,然后就询问我发病的过程和原因,我的老伴每次在回答时都要说“怪我,都是我不好”,他不停地责怪自己没有为我分担家务劳动,致使我操劳过度,染上了多种疾病,他还责怪自己健康知识浅薄,只重视了血压、血脂、和血糖三项指标的控制,而忽视了可能诱发中风的其他因素。他说:“发病的前一天我们还到孙逸仙医院去看病,并做了心电图检查,结果发现心率过低,不到50次/分钟,而且有房颤,但我们没有按照医生建议住院治疗,否则也许不会出现今天这种不幸。”他说的是事实,但现在已是后悔莫及了。

       每一个前来看望我的人,临走时都会到床前劝慰我一番,他们举出了很多实例,证明我这种病是可以康复的,都真诚地希望我别悲观、要坚强,只要治理得当就能早日康复,在亲友们一次又一次的开导下,我渐渐平静下来,心态也慢慢平和了。特别是有一个人的来访,更坚定了我康复的信心,他曾是我的直接领导,后来又成了深圳市的高层领导,但起作用的不是他的地位,而是因为他曾经像我一样右侧偏瘫并且失去语言能力,现在他亲自走到医院,用较流利的语言劝慰我,怎不令人感动、令我喜悦!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询问病情病因,只是问我用的什么药,有什么进展和变化,然后告诫我要注意什么,最后用真诚的语气叮嘱我:第一、战胜疾病的必胜信念和乐观的情绪是成功的关键,第二、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是康复的根本,其他还要如配合医生治疗、发挥主观能动性等等。自他来后,我就基本消除了悲观情绪,调整好了心态,重新树立了对生活的信心。

       在神经内科韩主任、邵医生以及其他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细心护理下,不到三个星期,我的病情就基本稳定,除偏瘫肢体尚无明显改善外,体内一切指数都基本趋于正常。按照医生抓紧康复最佳时间的建议,我们及时与康复科取得了联系,遗憾的是康复科拒绝了我们的专科申请,理由是我的心率过缓,康复有较大的安全风险。为了解决心率问题,通过专家会诊,决定安装心脏起搏器,没料到由于我肢体瘫痪,肩部下垂,导致血管扭曲变形,给手术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一个小小的手术经做了三个多小时,若不是技术高潮,经验丰富的心内科赵主任亲自主刀,后果不堪设想。

       手术后,据说我又发生了第二次脑梗,病情加重,重新返回了神经内科,住进了重症病房。感谢该科全体医护人员,凭借他们高超的医术和精心的护理,再次挽救了我垂危的生命,使我很快恢复到手术前的健康状态,半个多月就顺利地转到了康复科,开始了漫漫的康复之路。

       康复的确是一个考验人意志的治疗过程,没有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很难达到理想的治疗效果,而我缺少的正是这种毅力和精神,本来与同类病人相比,我就有一些不利条件,首先,由于我安装了起搏器,因此多种辅助治疗如中频理疗、电针等都不能做,其次,我有较严重的恐高症,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如果有悬空的感觉,都会产生强烈的反映,再加上我缺乏自制能力,容易情绪化,经常不能积极配合甚至抗拒医生的治疗,更谈不上主动活动了。因此尽管刚到康复科时,王主任检查认定我基础条件较好,能很快好起来,但实际效果比预期的要差。但我还是在朱医生等康复师的耐心治疗下,一天一天地进步,一天一天地好起来了。现在我终于能扶着栏杆或拄着拐杖较平稳地迈步走了,康复的信心也随之一步一步地增强了。我相信,过不了多久,我一定能恢复到可以自理生活,可以与小区的那些老伙伴们一起散步、谈心、打牌。

       几个月的康复治疗过程中,一种现象令我十分感慨,那就是中风病人几乎覆盖了从二十多岁到七八十岁各个年龄段,发病人数之多、复发率之高、致残率之大都非常可怕,给病人及其家庭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和伤害,这也是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社会问题。我诚恳地告诫那些还算健康的人们,一定要提高警惕,防范于未然,学习一些有关脑卒中疾病的防治常识,采取积极主动的预防措施,远离脑中风。祝愿天下的每一个人都能平安、健康、高质量地渡过精彩的一生。

 

 

分享到:
365bet官网手机app,波音平台网站官网,九州电玩城官网|首页,外围投注 - 外围投注app - 指定网站,海洋之神—海洋590,澳门金沙线上娱乐官网 - 官方金沙99娱乐场,bt365体育投注 - 最佳平台,365bet官网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