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广渠路66号院百环大厦808室
邮编:100022
《医患真诚互信,共战卒中病魔》
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作者:黄友林  广州军区政治部退休部大校

指导医师:辛秀峰

 

       耄耋之年的我已经82岁了,对于一位曾经有过两次中风的患者来说,经历再一次中风实属不幸。就在不久前的8月31日,因为左侧肢体无力、言语不能再次送到医院。起初是送往了就近的一家三家医院,由于之前两次中风均是很短时间赶到医院并接受了静脉溶栓治疗,但是这次初诊医院认为年龄过大,未能顺利接受溶栓治疗。情急之下,家属紧急联系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并立刻转送到了住院部NICU病房。大德为本,敢于负责是对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内科最深刻的印象。在徐安定院长带领下,作为全国溶栓带头单位,真是名不虚传。医生为了患者利益出发,选择最佳的治疗方案,并坚持实施,互相信任,共同与卒中病魔战斗。

       刚刚转诊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我,左侧肢体完全瘫痪,左侧手脚麻木,左侧物体无法看到。医生说这个在医学上称为“三偏综合征”,是大面积脑梗死的表现。虽然当时转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已经8小时了,医生跟我家属交流交代已经超过了动静脉溶栓治疗的时间窗,但是还有一线机会,可以接受目前最新的血管内支架取栓治疗。该治疗通过脑血管造影检查,明确病变的血管并针对进行微创治疗。该治疗对于80岁以上的老年人风险尚不明确,也没有任何“医学指南”指出相关出血等风险百分比,所幸当时医生与家属充分沟通后明智地选择了Solitaire支架取栓治疗。当时手术过程中发现右侧大脑中动脉完全闭塞了,神经内科和神经介入组医生当机立断,但是取栓过程却不如预料的那么顺利,在先后进行了5次拉栓后,病变血管仍然未能良好显影,反复血栓形成,情急之下,最终将Solitaire支架安家落户于右侧大脑中动脉。经过广大医护人员的努力及严密护理,术后的我左侧肢体就可以平移,第二天就可以抬高了。在NICU监护治疗了两天之后就平安过度到普通病房及接下来的二级预防和肢体康复治疗,为了后面的配合添加了无穷的信心。

       在短暂的住院期间,我也学习到了很多中风的相关知识。中风虽然可怕,发病率及致残率都非常高,但是却是可以预防的。中风又有很多不同的病因,大体分为心脏原因及非心脏原因。对于我来说,由于有多年心房纤颤病病史,中风的主要原因是心脏因素,称为心源性脑栓塞,此种中风预防需要长期坚持使用抗凝药物。以前两次中风,医生也都没有提及过抗凝药物对我的重要性,可见专科医生的重要性。主管医生详细告知了传统口服抗凝药华法林、新型口服抗凝药物达比加群酯和利伐沙班的优劣、血液INR指标的监测及经济费用。由于这次接受取栓治疗的同时又放置了一个Solitaire金属支架,对于以后的预防又带来了新的挑战。取栓治疗后医生采取了拜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的联合抗血小板治疗,在发病后2周后最终选择了氯吡格雷和利伐沙班的联合治疗,对于心脏及支架内血栓形成进行预防。主管辛医生经常鼓励我说“自己是自己最好的康复师,如果自己不努力和配合,再好的康复师也无法使半瘫的人恢复正常行走,一定要坚持信念、坚持服用二级预防药物,好日子会回来的”。从入院起初左边肢体全瘫、大小便都要躺在床上,到治疗一周之后就可以在旁人搀扶下站立练习,偏身麻木跟视物缺失也明显好转,再到两周后步态训练。一天比一天有进步,一天比一天有自信,对于当初的来说,这种恢复效果是多大的奢求啊!

       在神经内科住了半个月,使我深切感受到,他们不但医德高尚,医术精湛,而且医风正,医患关系融洽,医护人员总是耐心解答患者和家属提出来的问题,整个病区听不到任何杂言,只有医患之间的互助声。在那里住院,好像生活在一个大家庭,让患者精神有一股向上的力量支柱,增强战胜疾患的信心。半个月过去了,我的思维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已经基本恢复,这篇体会文章就是我躺在病床上构思并最终在另外一家医院进行康复治疗的间歇整理而成的。最后也祝愿神经内科的医德、医术、医风更上一层楼,以解除更多病员的痛苦,使更多的人为实现中国梦作出自己最大的贡献!

 

 

分享到:
bet36365首页 - bet36365真正的官网,bet36365真的的好玩 - bet36365官网,澳门金沙网上娱乐_官方金沙99娱乐场,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 攻略,365bet体育在线投注 - 手机版,伟德betvictor_官网,365bet体育在线 - 365bet官网,波音平台网站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