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地址:中国北京朝阳区广渠路66号院百环大厦808室
邮编:100022
《从地狱到人间,我走了一遭》
广西梧州人民医院


指导医师:潘莉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五年前的一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想爬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右边的手脚不听使唤,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赶紧叫醒老伴,老伴立刻被吓着了,又是按我人中,又是拍打我的手脚,我很费力地想叫她不要打了,但她却听不清楚,急得她眼泪直流,最后很艰难地扶我靠在床边。“也许是中风了。”二女儿在医院当护士长,日常的医学知识没少回来宣传,半身不遂应该就是这样的表现了,“以后我还能走吗?不能走了躺着床上不就是成累赘了吗?……”太多的想法在我脑子里闪,这回完了!仿佛地狱的小鬼们扑向我。

       很快地,二女儿乘坐医院的救护车来了,医生检查了一下,和女儿说“估计是中风了,是脑出血还是脑梗死还不能明确,赶快送医院救治吧”。回到医院经过CT检查确诊是左侧额叶、放射冠区大面积脑梗死。虽然我躺在病床上感觉很累,但我想知道我的病情,我很努力地听着医生说的话,很多专业术语听不懂,但“来的还算及时,应该还有希望能康复。”这句话我听真切了,我以为我很快就能恢复活动了。看着护士们很快给我输上了液,一瓶接着一瓶,我期望我的手脚能跟着一点一点地活动起来,我努力地使劲全身力气地去挪我的手,眼睛看着就是动不了;我躺累了,想翻个身,无论怎么挣扎就是翻不过去。活了60年从来都没有绝望过,从来都没有无助的感觉,但此刻,绝望、无助,甚至想死的心都有了。死倒不可怕,怕就怕瘫,瘫——这个恐惧的字眼至此开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它始终挥之不去。我仿佛看到自己的余生,吃喝拉撒都将在不能自理中痛苦度过,永远陪伴我的将是——轮椅,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再也不敢往下想了。 我的四个儿女们都赶来了,看着他们,我——堂堂七尺男儿,顶天立地的爸爸,居然大哭起来,老伴躲过一边也在流泪。是二女儿先说话,“爸,我们医院神经内科医术不错的,住的好多中风的病人,连神志不清的都有几个,医师们都能治好, 你比那些病人都年轻,体质又好,很快都用上药治疗了,应该会恢复的,要有信心,我们几个都陪着你。”我止住哭,但我还是站在绝望边缘。这时,潘主任和我的主管医师谢医师来到我的病床前,她面容慈善,一来就微笑地说:“老郭,精神状况还不错嘛,刚才郭护长吓唬你了是吗?把你说的没希望治好了是不是?不着急的,老郭,只要你配合我们治疗,加上有效地锻炼,我相信你的手脚还会和正常人一样。”和正常人一样?我盯着那豪无知觉的手,心想:从正常人到残废人,几小时足以;从残废人到正常人那要下辈子,如果还有来生……。不过还是听主任的吧,兴许还有希望。“老郭,你听我慢慢说,你的儿女和老伴都要听,这样大家就有共同的认识,也就能很好地配合治疗了”。潘主任和我们讲解了病情,告诉我们已经用上了好药,治疗是医师的事,锻炼是患者的事,但康复锻炼不能像小孩子刚会站就急着想学跑那样,医院会有专门的康复治疗师,指导如何进行康复锻炼,我很专注地听着,感觉我又有了希望。

       接下来的日子里,除了输液时间,其余时间我的儿女们都陪着我锻炼。四天后,我的手脚能在床面上移动了。一周后,我的手脚能抬起来一点了。尽管很累,但我还是很配合地进行功能锻练。两周后,我的手可以握拳了,指导我进行功能锻炼的李康复师说可以玩玩具了。所谓玩玩具,就是把积木按大小插入孔内。这还不容易, 我不加思索地去拿,忘记了自己的瘫手,右手一伸,却把积木弄得遍地散花。“不着急,心急吃不上热豆腐,慢慢来。先把这个最大的小木棍插进洞里。”李康复师一边比画着一边用热情眼光鼓励着我。把小拇指粗的木棍用右手插入一个小洞里,看似简单,然而两个小时,弄得我全身大汗也只插进了一个,还是左手帮着右手。训练移动积木的时候,右手拿不住,仍然会天女散花似地撒得满地。渐渐的,一个月后,我能在双杠走两个来回,右手小棍可穿过二个眼,积木也不再遍地开花,自行车脚踏板也能踩半转了。

       出院那天,我心情无比轻松,感觉从地狱走回人间,我这残腿也就走了一个多月,不长嘛!我要和小鬼们打招呼永远不再见。我特地去找潘主任,我向她保证:保证按时服药,按时复诊,保证回家后会继续按李康复师教的方法练。我相信我的医师们,是他们挽救了我,让我重新站起来,走起来,我又可以当顶天立地的爸爸了。

       直至今日,距离我发病已经有五个年头了,病情没有复发。我的生活变得有规律,每天老伴陪着我到河边散步约30分钟,然后老伴买菜,我回家开始我每天的必修课:手爬墙壁100次、用筷子夹火柴棍一盒、广播体操两次,老伴回来我帮做家务,以前洗碗我总会摔烂碗,现在我洗得相当快了。每三个月我都会回到医院见潘主任或者谢医师一次,我要让她们看看我的进步,我还喜欢和她们聊天,听多点医学常识很受益。

       祝全天下所有患中风的病人都能获得康复,患病了不可怕,可怕的是对自己没信心,又不听医生的,那真是没希望了。

 


分享到:
银河娱乐网站_网址,365bet体育在线 - 官方投注网站,外围投注 - 外围投注app - 指定网站,bet36365_bet36365体育在线手机,伟德betvictor_伟德国际 - 韦德之道,365体育在线备用网址,mg电子平台_网站,365bet娱乐场手机版